箜篌骨

。。。

【谢客远x花无谢】花府的神秘来客(中)

  花无谢的房间很大,再容一人不成问题。谢客远来后,他命人在内间安置了一个小榻。为了防止消息走漏,这事还是无谢偷偷吩咐金哥办的,其余丫鬟小厮一概不知。

  

  他想着客远兄不论怎地也是客人,即便是在他房里屈就,也总不能让他屈居小榻,自己安然高卧吧,便将谢客远让到自己床上。可想而知,谢客远好歹也是个谦谦君子,鸠占鹊巢的事万万不愿做。

  

  两边推托了半天,最后终于达成共识:小榻就不要了,两个人都睡床!

  

  “客远兄,你睡着了吗?”花无谢卷着被角,小心翼翼地问。

  

  谢客远回得很快:“没有,二少爷,怎么了?”

  

  花无谢“啧”了一声转过身来,“客远兄,你叫我无谢就好了。”

  

  “在想你妹妹吗?”

  

  “嗯。”因为刻意压低音量,谢客远的声音很沉,“谢家大难,我只剩这么一个亲人了。”

  

  花无谢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能理解,若是二妹三妹这样,我应该和你一样着急。你放心好了,明日一早我们继续查医书,总会有法子的。”

  

  谢客远沉默片刻,哑声道:“谢谢你。”

  

  他从小都是个寡言嘴拙之人,习惯于少说多做,用行动来代替言语,此刻当真被打动,憋了半天也才回了这么三个字。自从谢家满门被灭,亲人离散,这短短三月在神京寻找证据,躲藏地提心吊胆,尝遍了多少人情冷暖。

  

  其实当夜,他对花无谢说那句“可以将在下移交官府”的时候,手里是扣着一把刀的,而他的心中,也在计算着最好的角度,能既快又安静地割开白皙皮肤下跃动的血管……

  

  如果不是误打误撞进入了花府后院见到花无谢,他也不会相信还会有这么纯粹干净的人——年纪轻轻,因为家人的宠溺和不谙世事而养成了这样活泛娇气又胆大妄为的性格,但却没有像那些被娇惯坏了的孩子一样放纵任性,反而懂事的很,处处体帖他人,时时保持着与人良善和热爱生命的本心。

  

  像是小太阳一样美好,光芒透亮地一眼就能望到底,扫去所有的阴霾与尘埃。

  

  此刻他躺在这个小太阳的身边,鼻端还能隐隐嗅到这人身上沐浴后干净的皂角味,总让人莫名安心。


  “谢谢……”


  花无谢翻了个身,显然是等太久没有回音,又困了,裹着他心爱的小被子砸吧砸吧嘴,声音渐渐迷糊,“唔…真想谢谢我…明,明天帮我吃芹菜好惹……”


  “芹菜?”


  “唔……”


  


  花无谢支着下颌坐在椅上,耷着脸看着金哥宝柱将一碟芹菜推到他眼前,“二少爷,老夫人嘱咐过,说您最近上火不能再吃辣了!”


  花无谢乜了一眼:“那为什么又是芹菜!”


  “老夫人说您不能再挑食了!”


  “我不……”花无谢张张嘴,说了一半又想起了什么似的,竟是转了性,“行吧,谁怕谁。”


  金哥和宝柱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诧异,随即就被自家二少爷赶了出去。


  花无谢扬扬眉,朝后小声道,“客远兄,吃饭啦!”


  屏风后转出了个高挑身影,严肃如谢客远都忍不住笑意,“这就是你要我帮的忙?”


  “坐!”花无谢兴冲冲地招呼人坐下,下人太多,金哥只拿了他一人的碗筷,他便将筷子递给谢客远,自己用勺。


  谢客远无奈,当真开始挑那盘菜,“无谢,你不喜欢这个?”


  花无谢像模像样地拱拱手,“劳烦客远兄啦!”


  记忆中还有人也是极为讨厌这菜的,谢客远不禁想。那是年代非常久远的事了,当时萧家还是神京的名门,萧氏夫妇同他父母交往甚密,不时过府作客。


  谢客远之所以对芹菜印象深刻,还是因为有次萧老爷不知为何得罪了父亲,亲自上门赔罪。自己父亲看似正直冷面,其实私底下还是有些恶趣味的。表面上大度地说不同萧老爷计较,还不计前嫌地留下人家吃饭,让人家很是受宠若惊。


  结果……晚宴上是全芹宴,吃得不喜芹菜的萧老爷脸色和芹菜一般绿,偏偏还不能甩脸走人,至今想起来谢客远都想笑。


  只可惜,萧家这一名门望族早已成为昔日尘土,连唯一的幼子都不知死活,而他自己,父母也已经故去。


  谢客远夹菜的手微微一顿,怔怔的抬起眼瞪着花无谢的脸,半晌,筷子双双落到了桌上。是啊,他怎么前两天没想到!


  自然是像的……当年萧伯伯怎说也是神京有名的美男子,眼前这人肖了七成,剩下的几分大约是继承其母,五官比起萧伯伯更为柔和些。


  二十年前他已经懂事,对萧伯伯的音容笑貌还是记得的。更可况萧家灭后,谢家找这个孩子找了这么多年,哪怕别人会认错,他也不会认错!


  原来是花家将他带走了,难怪。


  谁能想到呢。


  难怪他见过花满天、花飞扬却独独没见过花二,这么多年,仅仅是听了个名字,知道那是个不学无术的顽劣小少爷罢了。怕是花家有意地防着别人,将二少爷圈着惯着,生怕别人看见似的。


  “客远兄,客远兄?”花无谢伸出小肉爪在谢客远眼前晃了又晃。


  谢客远的神色太奇怪了,他被盯得心里发毛。


  谢客远终于回神,“哦,没……没事。”


  花无谢不信地隔着桌子凑近,还拍了拍他的肩膀,“别着急,先吃饭。”


  “好。”谢客远食不甘味地捡起筷子,又夹了几口菜才放下起身,“我好了。”


  无谢连忙跟着起身,以为是自己哪里惹得对方不快,有些无措,“啊?呃,那那那个,其实不一定非要吃芹菜的……”


  声音戛然而止,谢客远面色复杂地收了手,扶住了青年软绵绵的身体。


  果真是毫无防备啊。


  谢客远望了望怀里青年沉睡的眉眼,长睫安静地搭着,呼吸平稳,也就是这种情况下,他才这么听话。


  这才是真正的萧家子,只要将这个人交出去,谢家的冤情就能全部洗清了!


  谢客远的心跳得格外快,鼓膜都在难以克制的震动着。他的眼前闪现着那天谢家的惨状,母亲临终的嘱咐,还有生死未卜的千寻。


  的确有家族偷偷收养了萧家的余孽,只不过这个家族不是谢家,而是花府,他们才是虽然找了这么多年,却从没找到这个孩子,因此无辜惨遭灭门,才是真的冤枉!


  承诺、信义,这些东西,都是温饱体面的人才有的,他已经是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仍然守着这些岂不是可笑?


  时间过去太久,他已经没有替父亲找寻故人之子的必要了,只要将这人带到圣上面前,一切都可以结束!


  也许,那之后,他可以将千寻接回来,让她不必再寄人篱下……


  不知站了多久,谢客远慢慢将人放在榻上,隐在了阴暗处。


  不,不能……



评论(40)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