箜篌骨

。。。

【谢客远x花无谢】花府的神秘来客(上)

论三花第24、25集的正确打开方式


  众所周知,花府的侍卫向来水平一般,花府的安全问题更是令人深忧。约莫是花府管家将开销全都花在了给大家多做漂亮衣服上去了,没心思请什么武林高手,所以什么刺客、探子,想进花府那是简单得很。


  这不半夜子时,又有一道穿着夜行衣的劲瘦身影翻进了花家的后院。


  “谁!”花家二少爷是在睡梦中被人惊起来的。


  前两天一场大火,谢千寻虽然被救了出来,却吸入太多烟尘,被抢救回来之后一直昏迷不醒。大哥心急如焚,彻夜难眠,无谢也跟着陪了两日,这才刚刚回房歇下,就被不速之客扰了清梦。


  房内已经熄了灯,只能看到一个高大的黑影,速度快如鬼魅,花无谢顿时睡意全无,腾地坐了起来!


  只是,即便反应如此迅速,花无谢的动作也慢了那人许多,只来得及伸手格挡来人的攻击。仅仅是匆忙间的一个格挡,花无谢竟觉得小臂接触到的地方被震得发麻,这人的力道大得出奇。


  竟是个高手?


  “你是何人?”花无谢连连闪身,躲过两次攻击,故意扬声道。


  虽然出身花家这个将军世家,花二少平日里实在是被娇惯地很,习武的事情拖了再拖,能偷懒则偷懒。花家上下竟也由得他,只要跟着师傅习武的时候稍一皱皱眉喊声疼,老祖宗就第一个心疼的喊停,以至于到了现在,仅仅是学了个皮毛罢了。


  花无谢招架辛苦,此刻肠子都悔青了,只希望刚刚那一声能够让贴身小厮金哥他们听到,快点来救他一救,不然自己这条小命怕是都要交代在这里了呦!


  几息之后,门外终于传来了金哥的拍门声:“二少爷,二少爷,你没事吗?”


  屋里一时间竟然没人应声,金哥提高了音量:“二少爷?我们进来了!”


  “别进来!”房内传出一声急促的回应,声音有些闷,像是嗓音都被压进了喉咙,“没事……刚刚我梦魇了才乱喊的……你们回去睡吧。”


  “哦。”金哥闻言,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了。


  “蠢……蠢死算了!”花无谢顿时无比想骂人。


  金哥走后,黑暗中一声轻笑打破了一室的沉默。“……花家的侍卫,果然名不虚传。”


  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差啊!


  花无谢被人反缚着半边手臂按在榻上,脖颈被大手制得动弹不得,长发散乱,遮住了俊秀的面颊,只有从墨发中露出的一对白净的耳朵,因为来人嘲笑的话而红透了耳朵尖。


  “花二?”


  “嗯……”被按到被子里的人闷闷地答应了一声,才反应过来:“你还没说你是谁呢!”


  谢客远这才发现这姿势貌似不妥,连忙放开了他,“我是谢客远,你别喊。”


  “千寻姐姐的兄长?”花无谢龇牙咧嘴地揉着胳膊爬了起来,惊讶地瞪圆了双眼。谢家的事闹得满城风雨,他还是知道的。


  黑暗里,看不真切全貌,谢客远只能借着点月光看到一双黑亮的眼睛,忽闪着长睫毛对着自己眨巴眨巴,十分可爱。


  花无谢“切”了一声,揉着胳膊起身点了床头的小烛,“早说啊,干嘛动手,掐死我了。”


  “抱歉,刚刚一时情急。”谢客远汗颜,想起自己慌忙之下确实下了不少的手劲,怕是真把这细皮嫩肉的小少爷捏痛了,看着花无谢皱眉思索的模样,连忙柔声补了一句,“你放心,在下不是坏人。”


  “你想看千寻姐姐?”花无谢问。


  此时,谢客远终于看清了花无谢的模样,一时间竟然看得有些呆。他被人搅了清梦,一身白色中衣坐在桌前,面色如玉,此刻眉宇间正带着点烦躁,却丝毫不影响五官的赏心悦目。他瞳色较浅,左眼的眼尾尤其长,眼神既热又亮,专注看过来的时候,无论对面坐着谁,总给人一种深情的错觉。就连见多识广的谢客远也不禁在心里感叹一声,花府将他们的二少爷养得好。


  然而谢客远呆住的真正原因是,花无谢……第一眼见就总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他一定在那见过相似的面孔,只是一时半会竟然想不起来。


  “是。”谢客远诚恳道,“还请二少爷帮在下一次,只要能见千寻一面,事后花家哪怕将在下移交官府,在下都绝无怨言!”


  花无谢闻言为难地沉默了片刻。


  谢客远又道:“听灵芝提起过,千寻在花府的时候,二少爷多有照顾,舍妹顽劣任性,多亏二少爷多次救于水火中,这份恩情,在下铭记于心。若是你能再帮这一回,在下必当加倍奉还!”


  “罢了。”青年摆摆手笑道,“别这么郑重,我花无谢可受不起。我若是不答应你,你还不是要偷偷过去,与其被人发现,还不如悄无声息地来回。你先在我房里待两个时辰,等天亮了我就安排你们见面。”


  天一亮,花无谢让谢客远穿上江湖郎中的衣服,又不知从何处寻来了两片胡子,亲自帮谢客远贴了上去,这才笑眯眯地把人带到谢千寻的房中。


  “客远兄,完工!”花无谢看了看镜子,乐道。


  “大哥!”花无谢拍了拍憔悴的花满天,“你也两日两夜没合眼了,先休息片刻吧,别误了上朝。我带了个名医来,让他给千寻姐姐看看。”


  花漫天听见“上朝”二字才醒了醒神,“嗯”了一声起身往回走,恰好同谢客远对上了面,大惊道:“你……”


  “呃,他他他!”花无谢眉毛一扬,立时紧张了起来,“他就是那个名医,没没想到大大哥你也认识啊!”


  “你?”花满天这回是困意全无,转身瞪着自家顽劣的二弟,对方讨好地笑了笑,滋出了一排细密的小米牙,他顿时一口火气被噎在喉咙里,只得对下人们摆了摆手,“你们先下去。”


  大门关严后,花满天满脑门黑线,恨铁不成钢地指着花无谢,指尖都快戳到他的脑袋上,“成天胡闹!”


  花无谢无话可说,耸了耸肩,下意识地往谢客远的身后躲了躲。


  “不怪二少爷”,谢客远连忙上前,有意无意地挡住了花二少,“是在下恳求迫切,他心善推辞不过,还请花统领不要责怪他。”


  我的弟弟,骂两句都怕老祖宗不肯,怎么可能苛责?再说了,要你一个外人求情?花满天在心里嘟囔了一句,怎么想都觉得谢客远的话有些奇怪。


  “千寻出了意外,我也十分自责,目前正在积极寻找救治之法。”花满天道,“我知道你记挂妹妹,心里着急,但也不能这样在我花府随意来去吧?”


  谢客远想起了花府的侍卫,顿时无言以对。


  随即谢客远一撩下摆,竟给花满天跪了下来,“花统领,千寻一日不醒,在下一日不能安心……”


  花漫天被谢客远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为难的皱眉。


  花无谢见状,不怕死的又往他大哥那贴了贴,小声道:“大哥,你就点头吧,大不了让客远兄先藏在我院里么。你想想,要是二妹三妹,或者我生死未卜地躺在这,你能安心走吗?”


  花满天想象了一下二弟说的情景,二弟可怜巴巴地躺在别人家,爹不疼娘不爱,还半死不活没人管,感觉心里简直被扎了一万个窟窿,也许是几日没合眼的确让人脑子不清醒,他竟然糊里糊涂点了点头。


  花无谢大喜,又滋出了一排小白牙,“多谢大哥!那你先去上朝,我翻翻医书,看是否什么有古方能帮你救千寻姐姐!”


  谢我?谢我作甚?花满天一团迷糊的脑袋中又冒出了一堆问号,等到他反应过来自己答应了什么的时候,已经被自家二弟推着离开了房间。



评论(19)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