箜篌骨

。。。

【沈巍x赵云澜】山海之外(三)

  【面面:你告诉我皮一次要多久,一万年够不够~哦哦~~

  

  沈巍:你自己GUN还是我请你GUN】

  

  “沈老师再见。”

  

  “老师再见。”

  

  晚上最后一节选修终于结束。沈巍礼貌地点头,同每一个和他说话的学生告别,夹着教案徒步走了十几分钟,来到自家门前。

  

  其实他家距离赵云澜家十分近,只隔了一条小街,后窗恰巧对着对面拉着窗帘的卧室。

  

  沈巍掏钥匙的动作忽然一顿,温和的面色骤然阴沉下来。

  

  他抬手推开了虚掩着的门,动作极快地合拢,没有急着开灯,反而袖手一招,浓雾散去,一柄漆黑长刀便被他握在了手中。

  

  有人倚在沙发上等他。见他沉着脸进来,懒懒地一撩长睫弯唇笑笑,银灰色长发垂落两颊,月光下的面容妖异而魅惑。

  

  那是一张同他一模一样的脸,只是任谁站到这里,也不会将他们两人混淆,因为哪怕用一样的面容笑着,也太过锋芒毕露,苍白的面色上少了几丝人气儿,总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何必急着动刀动枪?”夜尊欣赏了一番沈巍压抑着怒气的脸色,才笑出声。

  

  “你来做什么?”他竟然能出来了!封印竟然松动的这么快么,怎么会毫无感应?

  

  不,这只是一缕意念。

  

  “看样子白天见过他了,”夜尊笑,“你心心念念想着他,夜里盯着人家窗帘看了好几年,苦情的很,我帮你一把,把你的心上人送到你面前,你怎么反倒要来怪我了?”

  

  沈巍脸色微变,“你不要掺和这件事。”

  

  夜尊瞥了一眼他手上拿着的刀。那刀很长,通体漆黑,只有刀刃流露出一线雪白的锋芒。模样虽然毫不起眼,却已经斩过无数恶鬼伥妖。世上能伤他的东西不多,斩魂刀恰恰是其中之一。

  

  然而此刻他却不在意,他太明白沈巍为什么忍到了现在都没动手。

  

  在此处,沈巍有太多顾忌。

  

  “我刚刚从隔壁回来。”夜尊扬起下巴指了指后屋,“他……”

  

  ,

  

  话音还没落,夜尊后背一凉,动作极快地起身往旁边一让,家具沙发在他身后四分五裂,同时落地的,还有一缕被削下的银丝。夜尊面色终于也阴沉了下来,伸手在面颊边一揩,果然见了血。

  

  “你还真动手?”

  

  这只是他的一缕意念罢了,他的身体仍被镇在地底,经过这一刀,意念化作的身体便显出了几分透明,一副随时都要散去的模样。

  

  “你敢动他?”沈巍提着刀,慢慢地掀起眼皮,嗓音低沉中透出浓重的戾气,只有此时,这一对双子才显现出了几分相像的地方。

  

  夜尊一愣,发现沈巍果然被自己撩炸了,怒极反笑,“对,对对,就是这样,这才是你。明明是一样的人,偏要整日带着那副君子面具,不腻味么?”

  

  “就这点小事,也能激得你动刀,上万年的岁数,可不是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我的好哥哥?”

  

  “你要是敢动他,我让你生生世世埋在地界,永远不见天日。”沈巍一句一顿。

  

  “你太高估自己了,哪怕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那链子顶多再拴我几年,何来生生世世?”夜尊的眼底也现出冷色。

  

  沈巍皱眉,沉声说,“如果是四圣,再加上半神之魂献祭,足矣。”

  

  夜尊终于笑不出来,“你想和我同归于尽?你怎么没想过,哪怕你我没了,还有地界人,到时封印破,那这些凡人——”

  

  “凡人?没了他,凡人又算什么东西。”沈巍打断他,眸色冷静地可怕,“我又不是三皇五帝,心怀众生。不然你以为我这一万年,守的是谁?”

  

  夜尊这才仔仔细细地打量沈巍,从那张沉静下来的脸上,看不到一丝开玩笑的痕迹。

  

  夜尊拍了拍衣襟,拭去不存在的灰尘,身形渐渐变得透明。

  

  “你想多了,我的哥哥。”

  

  “托了你的缘故,我实在是有些喜欢他,哪儿舍得伤他。不过是……送了他一点儿小礼物。”

  

  沈巍面色愈发不善,却也明白自己和一缕意念过不去,实在是失态,只是冷着脸看对方消失在视线中,

  


  

  凌晨三四点,正是昼夜交替的时候,龙城南城郊,坟地。

  

  第二天沈巍见到赵云澜的时候,才明白那句小礼物到底是什么意思,隔着面具,好险没当场笑出声。

  

  “大人。”赵云澜神色略微别扭地同面前人打招呼,手放下之后,又不自在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那里早就寸草不生,前所未有的光溜。

  

  赵云澜想得都快头秃:为什么一觉醒来,他的胡子没了?!

  

  门外有禁制,身边有老猫,窗外贴了符,这简直是自己睡觉的标配,自认为就算是阎王爷来了也得敲敲门,谁成想自个儿辛苦留了快一个月、修得形状最合心意的胡子就这么被刮了!

  

  窗户和门一点动静都没有,回头一瞅,大庆拱在自己猫窝里一动不动,猪都没它睡得熟。

  

  可是赵云澜想不透,这位高人都这么能耐了,进来一趟就只为了给他刮个胡子?

  

  神经病吧?


  这样一刮,整个人都小白脸了很多,跟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似的,自己好歹是个处长,以后在外怎么办事儿?

  

  “令主今晚……”沈巍的声音可疑地停顿了一下,像是在忍耐什么,“面貌不同往日,精神了许多。”

  

  赵云澜看了看沈巍,对面的人还是裹着一身寒气,黑衣黑袍和坟地这阴森的背景浑然一体,看不到表情,一时也听不出这句话是真夸还是假夸,只得尴尬的点头应道,“哦哈哈,这个,上面领导要求不能蓄胡子,便刮掉了,大人见笑了。”

  

  “这样也好看。”沈巍反而认认真真回道,语调变得温柔了些。

  

  是他的错觉吗,怎么这向来公事公办的斩魂使……最近也怪怪的?

  

  赵云澜哪怕再能言善辩,此刻也愣了愣,不知道怎么接话。

  

  所幸沈巍先一步发现了不对劲,微微抬手示意。

  

  不知何时,两人身边起了浓雾,原本他们到时只有薄薄一层,现在这浓雾都要卷到膝盖以上。湿粘的触感极容易让人联想到某些不好的东西。

  

  喀拉喀拉的声音传来,赵云澜仔细分辩了一下,竟然是出自他们旁边的几个小土包!


  “卧槽!”赵云澜和沈巍后退几步,眼看着坟被从内而外扒拉开,露出几双手。


  如果那是白骨的手,赵云澜反而不会这样惊讶——毕竟这么多年了,虽然大半夜看诈尸的尸体们在坟头蹦迪开趴体的次数不多,怎么说也见识过一两回。


  只是相反地,这些手骨肉俱全,丝毫看不出和活人的手有什么区别。


  沈巍和赵云澜一时都没说话,安静地看着几双手扒土。


  这要是换了寻常人,大半夜的早就吓得撅过去了,可惜围观的这两位都不是什么寻常人。


  “这也太慢了,看不见就是效率低。”赵云澜甚至还有心情点评。


  沈巍失语。


  “这几个人……”沈巍看向墓碑,“是令主曾经同我提到过的。”


  话音刚落,沈巍似有所感地抬起头。


  周围不再那般黑沉,阳光透过雾霭洒遍大地,虽然熹微,却足以冲淡所有污秽。


  赵云澜掏出自己的皮夹,抽出一张纸符点燃,等到纸符燃尽,两人已经隐去了身形。


  黄土终于被扒开。


  晨光中,张成功坐在泥土里迷茫地环顾四周,身边还有几个人,跟他表情一样迷茫。


评论(3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