箜篌骨

。。。

【沈巍x赵云澜】山海之外(一)

用了剧版片花设定

  (一)

  “我x……”

  背后突然传来恶声恶气的一声低咒,正在电脑桌前趴着敲报告的小郭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身体比大脑更快地辨别出了声音的来源。

  回头一看,刚还笑眯眯地讲电话的赵云澜,挂了电话顷刻间变了脸色,黑沉沉的眸子盯着已经熄掉的手机屏,英俊的脸上乌云密布。

  “这还没到七月半呢,冲业绩也不带这么冲的。”赵云澜略有烦躁地摸了摸口袋,捞了半天居然一根烟都没捞到,顿时心情更差,对着正朝他发愣的小郭道,“写你的,不用管我。”

  “领导?”祝红转了过来。

  前段时间市北出了起乱子,他们忙活了一周才拾掇完,好不容易熬到收尾想要歇歇,这又摞上一个案子,搁谁谁不崩溃?赵云澜已经四天没回家,仔细闻甚至能感觉到自己身上轻微的异味。

  “老楚呢?”

  “在龙城大学。”祝红快速回道,“前两天你不在,沈教授亲自来借人,做生化研究的那位,你忘了?”

  那位未曾蒙面的教授,倒是会赶着他们忙的时候添麻烦。

  赵云澜长长叹了口气,“祝红,给你放天假,明天接着来上班。”说完,目光在办公室里梭巡了一圈,目光所到处,所有人都低下了头,生怕又被叫去加班。

  林静反应慢了些,还不明白发生了啥,就当了幸运宝宝,“林静,陪我走一趟,出事了。”

“2018年4月26日,龙城南城郊,李家村灵堂,夜晚,阴……”林静对着自己手机摄像头清了清嗓,严肃道。


  吱呀……


  赵云澜尝试推了推门,回头一看还有心情自拍的林静,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别臭美了,快过来!”


  这间灵堂充满了古早味恐怖片的味道。


  不论是无风自动的白色布幔还是直挺挺躺在棺材旁边的那几具尸体,都让呆在其中的人感觉浑身不适。


  棺材的四角点的白蜡发出惨淡的光芒,随着不知何处来的细风,晃晃悠悠。


  如果身后跟的是小郭,想必脑子里已经充满了《乡村老尸》、《尸人保姆》、《太平间诡事》等等鬼片的经典片段了。


  生死都是大事。


  关于此,老人们往往有些口耳相传的、带着点神秘色彩的说法,其中一条便是,灵堂里不能通电开灯,只能在棺材四角点几个小蜡烛,不然照得太亮,魂魄都找不到轮回的路。


  (艹艹我这里,三次元,写到这,刚敲完,刚刚真的停电了几秒你们敢信??)


  “迷信!”赵云澜摸了摸自己的小胡茬,撅起嘴把四个蜡烛挨个吹了个遍。


  这一下,仿佛真的在冥冥中触到了什么东西,四下一片黑暗寂静,连刚刚盘旋的那缕风都停了。


  赵云澜却不怵,叼着一个小手电掀开了其中一具尸体上盖的白布,然后动作猛地顿住。


  林静凑过来,疑惑,“怎么……”最后的一个“了”字,卡在了喉咙眼。


  没有什么死不瞑目的狰狞相,反而一脸安宁祥和,除了——


  赵云澜投来一眼,林静会意,将剩下两具尸体的遮盖物都掀开。


  两人凑近前看,三具尸体,不同的样貌,相似的平静神情,这绝非死于非命会有的模样。若说真有什么共同点,只能说,这三人都是青壮年男人。


  赵云澜虚虚点了点其中一人的印堂,林静起初并未看出什么端倪,直到闭了眼凝神望过去,才看到这人印堂上一道灰印,像是……像是什么人签字画押留下的、一道血红的拇指印,转头望了望剩下两具尸体,一模一样。


  “像是湘西那边修的什么邪术”,赵云澜皱眉望向林静,“你认识吗?”


  林静绕着转了两圈,思索了半天无果,只好摇头:“这要是老楚在这,还有可能知道点什么。”


  上头打来电话,只说这一带有个姓蔡的女人,说是能令死者生,令生者死,曾有人眼睁睁看着前天死的人走在大街上,跟生前并无不同,而且类似事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周围几个县暗地里传得有鼻子有眼的,甚至有人跨省来求这个女人复活家人。区公安眼看压不住了,这才层层上报系统里,上头这才找到了赵云澜。


  赵云澜来之前本以为就是个简单的诈骗,以往也不是没有过正经跑过去,结果抓了个跳大神的例子。比起幽冥之事,活人装装诈尸那点行骗的小把戏在他眼里,也实在幼稚得很。


  只是,事情显然不如他预想的那样简单。


  赵云澜扯了张空的黄纸符,将那人额头上的指印依样画葫芦地描下来,随后关了手电拍拍屁股,招呼林静走人。


  “先回去。”


  林静还在绕着尸体转圈,闻言一愣,勤快道,“好嘞。”


  好像忘了给人家把脸盖上,会不会冷啊,临走前,林静鬼使神差地,往后看了一眼。


  黑暗里,躺着的人似乎……眨了眨眼?


  “赵处……眼睛……睁着”林静愣了。


  赵云澜略带不耐地回头一瞅,“呀,忘了,不好意思”,见怪不怪地给仨人合上了眼皮,还轻轻的给人盖上了布。


  “等会儿回去了,得给那位,写个帖子了。”



  


  回去的路上,林静开着车,窗外风景飞速后撤。


  赵云澜盯着那张黄纸符陷入沉思。


  “哎……”林静听见赵云澜忽然叹了口气,忙问,“看出什么了?”


  赵云澜望着指印,无比肉痛:“我昨天晚上,怎么就忘了找别的东西画,上面的补助还没批,这符纸很贵的!”


  林静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方向盘一打拐了个弯


  “领导,”林静叫他,猛地刹车,痛心疾首的赵云澜差点把脑门磕在挡风玻璃上,“赵处!”


  “恩?”赵云澜刚想骂他,顺着林静的眼光望过去,顿时也呆住了。


  一个活生生,面色红润,四肢周全的人从他们右侧的人行道走过。


  车内陷入诡异的安静,林静和赵云澜动作极其一致的望着那个男青年,脖颈随着他走的路线整齐一致的扭转,甚至发出了‘嘎嘣’两声。


  原因无他,任谁看到昨晚还乖乖躺着的尸体行动如常地出现在他们面前,都不可能保持淡定。


  “我……去……”林静和赵云澜又齐齐道。


  赵云澜反应极快,立马下了车跟了过去,临走低声吩咐:“你先回去,看看老楚回来没,等会我跟你们联系。”


  那青年拐了没两条街就到了目的地,娴熟的和门卫打了招呼,进了大门。


  法院?


  真跟上了人,赵云澜反倒不着急了,甚至悠闲地靠在树旁抽了根烟,将烟蒂丢在地上捻了捻,才不急不慌地走了过去。


  特调处虽然算是奇怪的编制,来fa院倒也算熟门熟路了,赵云澜和相熟的那位门卫打了招呼,没两句便问出,他先前跟的那人竟是这里的一位fa官。


  “是啊,新官上任呢,今天好像是第一回开庭办案子。”门卫笑眯眯的往上指了指滚动的通知栏。


  赵云澜知道不好打扰人太久,感谢的点了点头,转身打算办旁听去了。


  谁知道,动作太快,险些撞到身后人,赵云澜反应极快地向旁边一让才避免惨剧。


  “抱歉!”自己还没说话, 那人反而歉意十足地先开口。


  那声音低沉温柔,因为距离不远,低低的尾音颗粒感十足地传进耳朵里,赵云澜那颗没节操的心,立刻抖了抖。哪怕先前隐约有几分不悦,也都烟消云散了。


  眼前是个十分斯文俊秀的男青年,身上一丝不苟地穿着西装三件套,白衬衫西装马甲西装外套一样不落,领口甚至还有两颗精致的领扣,拾掇得利落齐整。明明浑身上下没有一寸多余的皮肤裸露在外,却莫名有种……禁欲感?赵云澜不合时宜地想。


  “没事吧?”这人说完话,似乎是有些腼腆,见赵云澜盯着他看,更显得手足无措,只好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退后一步拉开距离。推眼镜时,赵云澜甚至看到他柔软的长睫戳到了镜片,书卷气十足。


  是个……赏心悦目的人,赵云澜收回目光。


  “没事。”


  赵云澜点点头,心中记挂着刚刚那人,摇摇头赶紧办旁听登记去了。


评论(20)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