箜篌骨

。。。

【璧雪】水月镜花(二)

  连城璧长身立在窗前,将刚刚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打斗的动静那么大,怎么可能听不到。身后跟着这拨天宗余孽他是心中知晓的,只是对方没有选择在郊外而是在客栈内动手,这点本已让他意外,更让他惊讶的是整件事的走向。


  傅红雪?


  他将窗合上,唇边挂着一丝饶有兴致的笑。从秦州到边关,除了这些无聊又愚蠢的敌人,总算有点趣事了。


  以前未曾听说,竟还有这样一个高手。明明看起来那么年轻,刀却很快,比之中原成名多年的那些武林名宿,刀法有过之无不及。


  那是经年累月,吃过无数苦头,浸过层层的热汗,无数次挥刀才能练出的果断和老道。


  偏偏武功路数又不像是正统一派,反而狠辣刁钻,有点像……连城璧目光放空,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眉毛,只是思索了半天,也想不出这种隐隐的熟悉感是从何而来。


  只是,这个人怕是初出江湖,旁人都已经欺负到了头上,竟然只是将人打伤便离开了。


  连城璧甚至想,若不是领头那人先动手,哪怕那些渣滓当着他的面骂上几个时辰,那个黑衣的年轻刀客怕也只是冷着脸吃面而已——能解释一句,已经是最大的耐心。


  高强的武功和纯良的心性,矛盾地在一个人的身上同时出现,而这人同他长得实在是太像了,不过是仓促一瞥,连城璧心中已经闪过无数念头。


  等等,门外有人!


  连城璧手指立刻扣上剑柄,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庄主,是我。”


  连城璧神色一松,听出了那人的声音,侧身放人进门:“身后跟着人吗?”


  冰冰行过礼,扯下了自己的面纱,“从后门进来的,没人看见。”


  “庄主,冰冰查到了萧十一郎的行踪。”


  连城璧点点头,“如何?”


  这语调平平,听不出什么情绪,冰冰斟酌片刻,忍不住暗暗抬眼观察连城璧的脸色,恰好同连城璧垂视的冰冷目光撞了个正着,冰冰一颤。


  随即,下巴被人捏住抬起,连城璧凑近了些许。


  按理来讲,这样拉近的距离和姿势,本该产生些旖旎的气氛,但冰冰此刻心中半分绮思都无,反而被连城璧的目光盯出了一脊梁的凉汗。


  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冰冰甚至觉得自己的心里想法全都被对方看了个通透。


  不知何时,记忆里那个待人接物温文有礼的少年,成了这样喜怒无常的模样,明明唇角还带着点熟悉的笑意,却让她不由自主地感到恐惧。


  “有什么说什么,不得有半分隐瞒,不要妄想……迎合或是揣测我的心思。”连城璧收了手,轻声道。


  “……是。


  在庄主到此地两日前,边关有人看到萧十一郎采购水粮,雇了骆驼,”冰冰压低声音,“带着割鹿刀,身边…身边…还有沈小姐。”


  连城璧微微皱眉,挥挥手,“知道了,接着盯,有什么消息及时报我。”


  未开启的割鹿刀不过是个死器,便是暂时在萧十一郎手里又何妨。


  冰冰在连城璧的沉默中小心翼翼地松了口气,转身欲走却又被叫住。


  “刚才客栈那拨人是天宗的残兵败将,冰冰……”连城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去。”


  冰冰连忙称是,临走时还不忘轻手轻脚地为他关上房门,又从来处离开了,毫无踪迹。


  是还惦记着她是出身天宗么?哪怕是为他做过这么多事,一旦涉及天宗,还是让他心中有所猜忌。


  门外第二次传来叩门的声音,“客官,您的酒菜!”


  连城璧压下眼中的不耐,亲自去开了门,温和笑道,“有劳。”


评论(2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