箜篌骨

。。。

【璧雪】水月镜花(连城璧x傅红雪)

欠 @兔大仙太宅 太太的点文2333不好意思太懒了。谢谢 @小雪的黑斗篷 斗篷太太借我封面用~璧雪美美哒!从龙晓北极圈进了璧雪北寒带,请诸位多多照顾~

  

       清晨,城郊。

  

  连城璧轻吁一口气,勒停了自己的坐骑。

  

  他已经赶了一夜的路了,脸上已经有些疲色,但是眼睛还是分外明亮。

  

  边城。

  

  连城璧利落的翻身下马,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大漠。这里是大漠边缘的最后一座城池,过了这,才是真正荒无人烟的大漠。

  这座城虽然并没有多少人住,但也算是方圆数十里人口最为集中的地方,多方人马汇聚,三教九流,鱼龙混杂。远处红色的旗帜迎风招展,上面写了三个字,“无名居”,应当是这里唯一的客栈。

  连城璧拂了拂身上因为赶路而落下的尘灰,在确认自己衣冠整洁之后,走了进去。

  穿着清凉的舞女原本是堆着笑迎上来的,在看清连城璧的面容之后,笑容不容忽视地僵硬了一瞬,小声惊诧道,“傅红雪?”

  连城璧不解,问道:“傅什么?”

  这一开口,对方反而散去了几分疑惑,细细地从头到脚打量了年轻的剑客一番,从整洁的白衣到左手持着的长剑,松了一口气,露出了熟悉而客套的笑容:“对不住贵客,认错人了,您是打尖还是住店?”

  光看这位年青公子束发用的那枚玉扣,内外通透,玉色明亮,就知道不是傅红雪那个穷小子了,更何况两个人的声音完全不同。

  傅红雪无论何时,声调都是冷的,就像他这个人一样,好比南边儿伽蓝山上终年不化的寒冰死水,无论何事都激不起他任何的起伏。这个人开口便让人如沐春风,是地地道道的中原官话。

  锦猫做了这么多年的暗探,这点认人的眼力还是有的。

  不过……长得确实太像了。

  “一碗阳春面。”另一道冷冽的男声从连城璧背后传来。

  黑衣的刀客逆着光站在店门口,低垂着眼帘,无视众人或惊讶或恐惧的目光,跛着一条残腿径直找了正对门的一张桌坐下,左手紧扣着一把不起眼的黑刀。

  “你说的是他吧?”连城璧饶有兴致地问身边呆立的舞女,问完也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面皮。

  难怪会认错。看着他,就像是在照镜子一般,不过那黑衣的少年似乎未及弱冠,看着比自己小些,身上还带着几分初入江湖的单纯。

  不像他,虽然外表仍旧年轻,内里已经腐烂。

  锦猫的目光在两人之间徘徊了好几个来回,怔怔点了点头。

  “一间上房,两三个小菜,谢谢。”连城璧收回目光,温柔地将一枚银锭放在舞女手中,装作不经意地眨眨眼,满意的看到对方瞬间略显羞涩的垂下了眼。

  他总是明白如何在陌生的环境给自己更多的便利,赶了太久的路,急需休息,哪怕是一模一样的人,现在都激不起他的兴致了。

  今日的无名居,似乎很是热闹。

  傅红雪垂着眼专心致志地吃着阳春面,吃的速度很快,似乎并不怎么在意味道。即便是吃饭的时候,手也没离开过刀,刀稍离片刻都像是断掉一条手臂一样不能容忍。

  一行人围住傅红雪的时候,他刚好吃完最后一根面——浪费食物同样是他不能容忍。

  “连城璧,没想到吧,老天有眼,天宗还有兄弟在世!今天就让你偿命!”来人一行十数人,穿着一样的衣服,明晃晃的刀正指着傅红雪。

  傅红雪冷冷抬起眼,打量了一圈,确定这些人自己不认识,“你们认错人了。”

  为首那人哼道,“不可能,我们跟着跑了一天一夜,亲眼见你进的客栈,你那坐骑还拴在马厩里呢,你这张脸我做梦都不会认错!”

  说完,一刀向傅红雪头顶劈来。这一下若是劈实,傅红雪的脑袋怕是就要轱辘下来了。

  傅红雪不耐烦地瞥过去,横刀越过头顶,硬接下了这一刀,随后轻轻一让,站起了身,急退两步,“我不是连城璧。”

  很显然,这些人是不会听傅红雪的解释的,又围了上去。傅红雪所剩无几的耐心终于耗尽,‘铮’地一声,拔出了自己的刀。

  锦猫看着众人打斗间将桌椅掀倒了一地,忍不住要替他上前解释,手腕却被人按住,“老板?”

  萧老板捻着自己的小胡子,目光悠远地盯着场内天宗众人,摇了摇头。

  “让天宗那些人赔不就是了。”

  说话间,天宗众人已经躺了一地,傅红雪收回自己的刀,到底没有下重手,眼角的余光都懒得分给这群人,“莫名其妙。”

评论(29)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