箜篌骨

。。。

【晓龙】抓到了就是我哒(高湛x花无谢,角色拉郎)

  防雷,雷勿进:两个人都OOC,阴戾年下小皇帝x战俘敌国大将军,有强h,貌似BE。因为看到无谢小盆友好像剧照里有穿戎装,不负责任yy下。

  

  黑夜,树林。

  凄冷的凉月笼罩半空,松松散散的乌云中透出了几分月光,将茂密的森林映照的影影绰绰。

  静寂之中,百兽蛰伏,忽然一阵仓促密集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传来,一队人行色匆匆地打马经过,划破了黑夜的沉寂。

  这一队人越有十数人,虽然在黑暗中赶路,在月光不甚明朗,看不清前路的情况下,依然没有手持火杖,一路上竟然只有马蹄踏地之声,不闻丁点人语声。

  这些人虽然未着戎装,但从其行路的模样来看,令行禁止,俨然训练有素,是一队将士。

  披星戴月而来,隐秘而不敢声张,像是……在躲着什么人。

  “吁!”领头的将军蹙着眉,像是察觉到了黑暗中蛰伏的什么未知危险,打了个手势,示令所有人停下。

  然而,已经晚了。

  利刃划破空气的剧烈摩擦声就响在耳边,花无谢下意识偏头,还未来得及拔剑,身边的副将应声倒地。

  像是响应他不妙的预想,“簌簌”几声利箭声,如雨一般接连响起,伴随着的,是身旁将士们接连倒地的声音。

  花无谢临危不乱,拔剑回防,黑夜之中不能视物,只能勉强根据风声判断,将几只暗箭险险挡下,一边驱使马在场中躲闪,替一个中箭滚下马的小兵挡下一箭。

  “小心!”花无谢在马上弯下身来,向那人伸出手,急道,“上来!”

  那人一脸感激,却道,“将军快走,别管我们!”

  另一边,手下看到花无谢的情况,也高声呼道:“将军先走,军情为重!”

  花无谢更急,正欲张口再说,却本能地在电光火石间缩回了手!

  一道利箭,顺着花无谢收回的手擦过,花无谢猛然回头怒视,手背一片火辣辣的痛,立刻有血液顺着指尖向下淌。

  而刚刚还在说话的人,已经气绝。

  一瞬间,暗沉沉的树林中火光大亮,一队玄衣轻甲在前持弓,一队铁骑佩剑持把在后,冰凉的箭尖染上了火把鲜红的颜色,直指场中为数不多的人。

  花无谢被骤然亮起的火光晃着了眼,仰着头微眯了眯,只是瞟了一眼身后,便毫不犹豫地驱马便跑。

  两队将士从中间分开,露出了队后的人——

  高湛一身玄衣高冠,一手勒马,另一手按在了佩剑上。森冷的气息仿佛与夜色融为了一体,俊脸上一片冰冷,一点表情都无。火光映在他眼底,像是照出了他平静表面下的怒火。

  看见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花无谢竟然见到他第一反应就是掉头逃跑,他的唇角微微一勾,竟是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很快便被更深的怒火和恨意压了下去。

  

  花家世代为将,如果可以,花无谢当然不愿这样狼狈地逃跑,然而他手中的情报实在重于性命,如果不能准时送到大哥手中,他就是死也不能瞑目。

  “驾!”跟随护持的将士越来越少,很快,耳旁只能听到自己粗重的喘息声。

  不。还有北齐装备最为精良的铁骑的马蹄声,不远不近地缀在身后,猫戏老鼠一般。

  近了,近了!视线的尽头,终于出现了历城高筑的城墙。只要过了这道分界线,便能离开北齐的国界,任凭身后的兵马再厉害,也奈何不得。

  他的祖国。

  一夜将尽,沉沉的暗夜即将散去,经过半夜疾驰,花无谢绷紧的那根筋终于微松。

  “皇上?”高湛身边的人当然也看到了国界碑,低声高湛提醒。

  高湛阴冷地盯着前面一人一骑,“弓。”

  在颠簸的马背上,高湛双手极稳地搭弓上箭,没有丝毫迟疑,阴鸷的眼神微眯,同时松开了右手——

  马背上的人被利箭贯穿右肩,那箭力道极大,直接将人掼下了马,还在地上滚了几下便不动了。

  “抓到你了……”高湛凉凉一笑。

 

评论(33)

热度(83)

  1. 咦,澜巍炎?箜篌骨 转载了此文字
    y( ˙ᴗ. )耶~